这是描述信息
这是描述信息
/
/
/
肿瘤微创消融技术访谈(一)

患者园地

以人为本,致力于成为微创伤肿瘤治疗医学领域的领先者

资讯分类

肿瘤微创消融技术访谈(一)

  • 分类:专家观点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7-11-20 13:41
  • 访问量:

【概要描述】中国是肝癌的重灾区,发病率和死亡率都居亚洲的首位,肝肿瘤通常会转移到血管和胆管,血管和肿瘤紧紧地长在一起,手术难度非常地大,有的甚至无法手术。近些年来,肝癌的手术治疗技术也是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其中微创消融技术真正地将肝癌的治疗带入了精准确的时代。  北京佑安医院肝脏与肿瘤介入治疗中心科的带头人郑加生教授作客《名医堂》,精通肿瘤、肝胆疾病及其相关的疑难病例的诊断及介入治疗;擅长各种血管和非血管性

肿瘤微创消融技术访谈(一)

【概要描述】中国是肝癌的重灾区,发病率和死亡率都居亚洲的首位,肝肿瘤通常会转移到血管和胆管,血管和肿瘤紧紧地长在一起,手术难度非常地大,有的甚至无法手术。近些年来,肝癌的手术治疗技术也是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其中微创消融技术真正地将肝癌的治疗带入了精准确的时代。  北京佑安医院肝脏与肿瘤介入治疗中心科的带头人郑加生教授作客《名医堂》,精通肿瘤、肝胆疾病及其相关的疑难病例的诊断及介入治疗;擅长各种血管和非血管性

  • 分类:专家观点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7-11-20 13:41
  • 访问量:
详情

  中国是肝癌的重灾区,发病率和死亡率都居亚洲的首位,肝肿瘤通常会转移到血管和胆管,血管和肿瘤紧紧地长在一起,手术难度非常地大,有的甚至无法手术。近些年来,肝癌的手术治疗技术也是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其中微创消融技术真正地将肝癌的治疗带入了精准确的时代。

  北京佑安医院肝脏与肿瘤介入治疗中心科的带头人郑加生教授作客《名医堂》,精通肿瘤、肝胆疾病及其相关的疑难病例的诊断及介入治疗;擅长各种血管和非血管性狭窄及闭塞性疾病的诊断及介入治疗的他,为大家讲解了消融技术在肝癌方面的应用情况。

  具体访谈内容如下:

  主持人:郑教授,我们知道这个癌症,谈癌大家都色变,我们非常想知道这个传统治疗癌症的一些方法有哪些?

  郑加生:传统的根治性治疗肝癌的方法,一个是手术切除,就开腹,我们说手术切除。还有一个是肝移植,就把整个肝脏拿下去,换另一个人的肝,这是两种根治性的治疗方法。但是近二十年左右,由于影像技术的发展,我们有了CT,有磁共振,有超声,有数字影像机,我们就能发现肿瘤,但是我们现在不光用影像来发现肿瘤,还用影像设备来精确地引导我们微创治疗设备直接到达病变的部位来进行纯物理性的治疗方法比方说我们给肿瘤局部加热,或者实施冷冻这种技术它能够让肿瘤就直接坏死,我们给它加热,肿瘤加热,一般加热到100度左右的高温,任何组织只要在60度左右,就瞬间发生坏死。还有一个方法就是冷冻,就给肿瘤局部,因为针尖是能够进行冻成冰球,让肿瘤局部形成一个冰球,它冷冻到,肿瘤到零下40度以下,这样肿瘤就发生冷冻凝固性坏死,所以这两种技术。 热消融治疗肿瘤也就是有射频消融和微波消融,其他的激光消融都用得比较少,主要是以临床用射频和微波比较多。这块是有精准的微创消融技术。而且对早期肿瘤,我们治疗方法就完全跟常规的手术方法是不一样的,我们能达到日间诊疗技术,一天进住院和出院一天完成,你检查完以后,病变在哪儿,都知道在哪儿以后,我们约好把术前诊断结果都诊断好,然后当天给他做手术。病人从进手术室到出手术室,要早期肿瘤一般是半个小时,真正外科手术计算时间是由刀碰皮算,然后再缝合完了算,我们不是,我们应该是针到针碰着那皮的时候算时间,然后针拔出那个皮肤的时候也算时间这个时间一般我们在二十分钟之内完成。

  主持人:就只需要一根针扎进入就可以了?

  郑加生:小肿瘤就一根针就行了,针对肿瘤那个大小,针尖那个前端有一个活性端,它发热,活性端的长度不一样,还有我给它的功率也不一样,功率要大,它那个消融的区就比较大,也就是它的消融体积就比较大。我们消融肿瘤,比方一个厘米的肿瘤,我们消融的它的体积要达到三个厘米直径大小。

  主持人:要比那个肿瘤本身大三倍。

  郑加生:对,三个厘米的肿瘤要达到。

  主持人:九个厘米。

  郑加生:五个厘米大小,也就是保证肿瘤周围有一个厘米的360度角的,一个厘米的消融边缘。就跟外科手术切除肿瘤一样,保证有一个厘米的叫安全边缘。

  主持人:是一样的。

  郑加生:这是小肿瘤。对那种大肿瘤,因为咱们中国人得的肿瘤,一般是乙肝的肝癌,一般肿瘤是比较大,像丙肝的肝癌,丙型慢性肝炎引起的肝硬化,得的肿瘤比较小,所以乙肝肝炎它得得肿瘤比较大,所以像这种肿瘤不是一根针,要是一根针多给它,一个点一个点,一个球一个球相互叠加才能形成一个大球,才能把那个肿瘤完全覆盖。或者是我们,我们就直接用两根针、三根针这种多针进行布针消融。

  主持人:那针头都是一样大的吗?

  郑加生:针头都是一样的,你可以选择同等或者不同等的都一样。

  主持人:我就想到画笔,有的画笔头特别小,也的画笔头这么粗,那这个做消融针的话,这个头是一样大的。

  郑加生:它是根据肿瘤不一样,然后我们选择它的活性端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是不一样的。

  郑加生:是不一样,射频活性端是不一样的,但是你看我们要是用RI TA针,它是开伞,它的矛是开伞的,根据肿瘤大小,我开的伞只要是超出你的肿瘤就OK了。还有一种就是活性端长度不一样,我们现在还有一种不光是以前我们做肿瘤消融的时候是直接穿刺到肿瘤,给它加热。

  主持人:穿到它里面去是吗?

  郑加生:是,穿糖葫芦似的,穿过去加热,让它坏死。现在我们还有一种新的技术,就是不碰你肿瘤,就让你肿瘤坏死,就跟拿筷子夹丸子一样,我夹着丸子实际上是两根消融针,一加热,形成一个球,一个是热场,这热场范围之内的组织,任何组织完全坏死。如果要是比方肿瘤再大一点可以三根针进行消融。

  主持人:把它包容起来。

  郑加生:在中间,一个肿瘤三根针这种模式,不碰你肿瘤,这样防止你手术造成针道的转移或者手术碰着肿瘤以后造成肿瘤细胞在血液循环的扩散,所以我们这种方法,第一是不碰你肿瘤,省得造成扩散就消失了。第二种。

  主持人:有的扎进去以后,肿瘤就会容易让它扩散是吗?

  郑加生:这个肿瘤,我们做过小白鼠的实验,如果要是你不碰这个肿瘤,肿瘤细胞让血管里扩散是一个一个的细胞扩散。

  主持人:比较慢。

  郑加生:对,待会扩散一个,待会扩散一个,如果你要是拿针或者什么东西碰这个肿瘤,一碰这个肿瘤,就是一个球一个球,一是肿瘤细胞扩散的多,二是几个细胞几个细胞的到处扩散,这种情况成团的细胞扩散容易什么,容易到远处以后,无论停留在哪儿,容易转移,长出新的肿瘤来,所以我们尽量不碰肿瘤。

  主持人:其实现在消融都是用两根针、三根针多针的操作。

  郑加生:而且不碰肿瘤有什么好处,第一,不转移。第二,我们手术过程确保肿瘤,全手术过程一滴血不流,防止开刀最后造成血液的转移,我们以前,我遇见很多这些病人都是因为刀口或者局部的腹腔终止转移,像我以前遇见过一个病人,她是切除的,一个两个厘米大的一个小肿瘤,而且边缘特光的,是中分化的单细胞癌,这很好治的,所以像这种情况要做微创手术,就没有任何扩散的这种可能性。但是最后他们三个月一复查,查那个肝脏组织没有肿瘤但是甲胎蛋白很高,所以一看是子宫直肠窝和膀胱上有两个肿瘤。

  主持人:就是怀疑做手术的时候。

  郑加生:我们取完活检以后都是中分化肝细胞癌,都是血液在盆腔里边没清理干净,最后长出来的。像这种情况,所以我们现在的治疗技术,第一是精准,用影像引导精准地穿刺到病变区域,给它做消融,然后做肿瘤组织精确的定位,我们想穿刺到哪儿就穿刺到哪儿,然后到到亚毫米的精准定位。第二个我们要精准消融,就可以增强扫描,评估扫描是否完全坏死。比如说你是否到达我满意的消融边界,是否到达我预设消融计划,是不是一致的?还有一个我为什么能防止它一滴血不流,比如我这针,如果要穿刺到,我这针不是太准,比如穿偏一点,我这针局部加一点热加一点热,这针就不凝血,不出血,所以我再调针,万一我这针穿刺到肿瘤,这个位置又不合适,我局部就给它加加热,一加热,这肿瘤这地就坏死,就凝固坏死,一滴血不流,这块能精准的调针,确保不隐源性转移,防止它隐源性转移,这是小肿瘤和大肿瘤治疗。

  主持人:您刚才讲到这个穿刺,现在都是医生人工的这种来穿刺吗还是用机器,还有加温的高度的问题,是怎么样来定义呢?

  郑加生:现在是这样,温度有一种针是针尖显示温度的,显示90度、100度还是110度。

  主持人:一般用这三个温度吗?

  郑加生:不是,你还可以调,实际上炭化的时候能达到200度,有时候你消融完以后,中间一看白的东西可能是炭化,不是肿瘤里面出血,实际上已经糊了,炭化了,变成炭了。那肿瘤就完全坏死了,这是根据它的温度来定位。 然后还有是什么?比方说挨着血管,我们就可以调,有的挨着血管,肿瘤包着血管,我们这个手术技术完全跟常规的那种开刀那种切除手术完全不一样。刚才您说的,说肿瘤包着血管了,包着重要脏器了。

  主持人:对,有危险的时候。

  郑加生:包着大血管了,我们这儿不怕的。

  主持人:那血管不怕烫吗?

  郑加生:是这样,是我给比方说这是肿瘤,第二肝门的肿瘤,这儿长一个肿瘤,这是一个肿瘤,它把血管都包上了,那我要做的时候,这血管让它保持正常,肿瘤让它坏死。我就是让肿瘤原位灭活,不给你拿下来,如果要外科手术,它没法剥离,得挨着血管没法剥离,何况包着血管,我这是给你按照这个区域给你扎几根针,给它加热,加热完以后,肿瘤就热死了,任何组织60度以上瞬间发生坏死,它就热死了,热死完以后,它的血管为什么不受损伤?因为血管里边有血液流动。血液流动,尤其是大粗的血管,血液流动以后,就把热量带走了,热量带走,肿瘤死亡,血管壁不受损伤。

  主持人:那也就还是血管它的那个抗温的,还是抗温一点。

  郑加生:不是抗温,它不抗温,里边有血液流动,血液一流动,就是热量就带走了,血管壁温度上不来,一有点热量,血液就流走了,这儿温度老上不来,所以血管壁不受损伤。

  主持人:这样的肿瘤的治疗的话更有优势,我们这个方法。

  郑加生:对,这种技术,一是精准,二是不破坏人体解剖结构,就是我们叫让患者原装生存。原装生存,怎么让?第一,保证人体的正常解剖结构,不用给你开刀,去到哪儿切哪一块,不用这样,保证你正常的解剖结构,还保证你正常的生理功能,还一个保证你人体的免疫功能,如果人体要给它拉开了以后,他的恢复期免疫功能会下降,失血,免疫功能会下降。最重要的一点,我们还能够激发人体的免疫功能,尤其是因为什么,我们把肿瘤灭活了,肿瘤细胞死亡了,肿瘤蛋白就暴露了,人体免疫系统清除这个蛋白的时候,肿瘤蛋白的时候,就产生针对这个肿瘤产生特异性的抗体,叫激发人体特异性免疫,第二个人体清除这个坏死组织的时候,它也能激发人体非特异性免疫,激发人体非特异性免疫,增强人体更重要实际上,还能激发人体的细胞免疫。所以,这是一个这种全新的颠覆性的手术治疗方法,它能够使现在这种传统的重创手术就是变成微创手术,我们就叫使复杂的手术简单化,刚才我们说,从进门到出门半个小时早期肿瘤就做完了,真正是准备十分钟,治疗十分钟,然后前后比方增强扫描、判断这就十分钟,这也就是最后半个小时。

  主持人:明白,这个手术的话,其实只用于早期肝癌肿瘤吗?

  郑加生:对,早期肿瘤效果是这么好的,不是绝对用于早期肿瘤,因为早期肿瘤是,因为任何技术它做开始进入的临床治疗的时候,它都是以中晚期肿瘤来做什么,做治疗。因为中晚期肿瘤都是没人做,一般都是放弃治疗,常规的放弃治疗,现在由于中晚期肿瘤治疗很好,现在对早期肿瘤就很简单。

  主持人:您说我们微创消融技术在中晚期患者身上效果很好。

  郑加生:这是它的特点,就是中期的肿瘤一般是都能够把肿瘤完全消融的,比方肝上有几个小肿瘤,我们一次可以做三个,做完三个以后,比方有六个,我下次再做那三个,过一个礼拜,等下礼拜我再做那仨,所以精准的定位就直接让肿瘤坏死,也不用给它切开,直接到肿瘤区,让解剖结果也没有什么变化,一毫米都没有变化,然后精准到病变部位,然后给它加热,让它死亡,然后我这儿再给它一个针,再加热,再死亡,这有一个肿瘤再加一个针,就可以你要是外科切,没法切,这一个肿瘤得拉开了,那有一个肿瘤拉开了,肝上有六个肿瘤,你得拉六刀,这个肝成菊花鱼了,是这样。而且这个微创技术还有一个什么好处呢?不怕复发。复发以后,因为我不用开刀,我只要看你,你只要是按照我的三个月的黄金法则,随诊,就能发现是小肿瘤,中国肝癌85%以上都是多发,多发的肿瘤,就像今天我们除草一样,地上有草,我们给它拔一遍,过一个月的时候你再看看,还有没有?如果有的时候你再拔,越来越少,最后地就不长草。道理一样,肝癌是在肝硬化基础上得的肝癌,肝硬化解决不了,这肝上就容易这长一颗那长一颗,但是时间是不一样的,所以老得盯着。每三个月一复诊,前三个月每一个月一复诊,以后每三个月一复诊,确保我们再长肿瘤的时候是小肿瘤,小肿瘤呢,早期发现,微小肿瘤,早期用微创治疗,才能治一个好一个。刚才说,中晚期的肿瘤,现在中期肿瘤,我们大部分能够给它基本上能完全消融,肿瘤坏死,但是晚期的肿瘤更重要,很多晚期的肿瘤就是常规的方法就认为放弃治疗了,比如肿瘤长在血管里边,或者肿瘤很大,引起疼痛,哪儿,累积了胸壁,累积了胸膜,或者肿瘤长到肝段癌栓,肝叶的癌栓,肝径外癌栓。

  主持人:长在了比较关键的部位。

  郑加生:关键部位,所以这块以前是没有办法的,我们现在有这种精准的射频消融,我可以做到肝段、肝叶的消融术,完全按照外科模式切除这种模式消融,但是微创消融不用配血的,因为一滴血都不流,手术也很干净的,我们做手术,从开始到最后,手套是没有血的,台面上也没有血的,手术眼也没有血的,病人跟病人聊天做手术,不用全麻,绝大部分都不用全麻,除非这个病人挨着肝门,挨着包膜,比较疼痛,比较敏感的,我们要全麻,95%以上都是局麻。

  主持人:明白了。

  郑加生:局麻,镇静、镇痛,这儿有一个什么好处,局部麻的镇静、镇痛,我能跟病人直接交流,你疼不疼告诉我,比如有的肿瘤消融以后,消融一定程度,他自己感觉疼了,那证明已经消好了,我就停止了,扫描,CT扫描看一眼,一看,消好了,就不用再给它使劲加热加温,要是全麻就不知道,这是第一点。还有一个,我给他做治疗的时候比如挨着神经,比如我们有肝癌锥体转移的,正好挨着脊髓这地,像我们就给他打转移凿做消融,消融的同时我就问你,肢体让你动,脚指头动动。

  主持人:要患者跟医生配合。

  郑加生:自己随时动脚指头,然后如果有异常,任何异常感觉赶紧告诉我们,所以我们这边看着影像,是否把肿瘤消掉了,那面看着肢体的功能变化,有没有损伤,比如说肝要有感觉,有异常了,我们就不治了但是我们做这块治疗现在技术也是很成熟的,都是看着肿瘤全做掉,肢体没有任何问题,如果不这样的话,这样给他做治疗,它的功率能量给大了,给大了以后消融把脊椎损伤了,等麻醉消以后,肢体不能动了,这种技术是一个全新的手术治疗技术,它就是比针灸麻醉还简单,不用针灸麻醉,就是局麻,因为人体皮肤你知道疼痛,里边的器官绝大多数的器官是不知道疼痛的。

  主持人:烫它这个患者不疼。

  郑加生:他没有感觉的。

  主持人:没有神经。

  郑加生:但是你挨着,这个组织挨着什么,挨着神经丰富的地方是疼痛,挨着肝包膜是疼痛的,挨着肝门部位,肝着胆管是疼痛的,但是你不挨着这地,他不会疼痛的。所以刚才我说的这种复杂的手术,它能够简单化,难治的手术变成易治疗。 还有以前认为不可治疗的手术。

  主持人:也能治了。

  郑加生:甚至开关术,打开了,外科常规的开关术,只要开关术一般的找我们,我们都能给它治。为什么?他身体状况好,因为我们以前治的都是人家不要的病人,就是中晚期的,不要的,说治得都很好,这块就是人家开关术以后,那个病人体质一定很好,要不然耐受不了开关术,像我们做这个。

  主持人:开关术就是开腔手术吗?

  郑加生:把肚子打开,一看没法切,给人家关上了,就没把这肿瘤拿下来,叫开关术,是这种模式的肿瘤切不下来的找我,我可以做。有这技术。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郑教授,现在这个手术进入到我们国内现在有多少年了,是不是一个很成熟的技术?

  郑加生:有二十多年历史了。

  主持人:那还挺长时间。

  郑加生:但也是由简单到复杂,由以前好治的病变也能治,最后难治病变也能治,现在我们治疗按规范要求是五个厘米以下根治性,但五个厘米以上可以做到减瘤减症治疗。

  主持人:减小是吗?

  郑加生:减瘤减症,但是我们现在一般减瘤减症,只要我们要看能治,基本上能够让它完全坏死,也就减瘤到百分之百,这种目的去。但是也有的病人它的恶性程度比较高,比如肿瘤完整的包膜这好治,完整的包膜不爱转移。

  主持人:就是肿瘤本身外面有一个包膜。

  郑加生:有一个包膜,比较局限,就好象一池子水一样,这是什么?这是水泥池,一倒上,倒上以后就这么点水,不让别人侵略,但是一个土池子,其它的你倒上水以后,就向外渗,渗哪儿真不知道。

  主持人:边界不清晰。

  郑加生:边界不清晰。像边界不清晰的肿瘤,第一,局部容易不知道在哪儿?第二,远处容易转移了,跑别处了,肝、肺或者淋巴结就容易转移,像这种分化程度比较好的,效果都比较好,中分化和高分化比较好,低分化的效果大部分不好,也有好的。

  主持人:那我们在临床上有没有,就是说跟传统的这种外科手术对比的,五年生存率的一个情况?

  郑加生:现在是早期的肿瘤治疗,早期肿瘤治疗是,他们是一个外科教授,他用这种手术切除和用超声下做消融,超声下做消融比CT引导下做消融还要精准差一些。

  主持人:CT是更好的。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这是描述信息

 地址 :上海市浦东新区芙蓉花路388号/201318   |   邮箱 :Sales@accutargetmed.com   |   电话 :8621-38019300  |    Web : accutargetmed.com

 Copyright  ©  上海导向医疗系统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05012247号   网站建设 : 中企动力    上海

 

imgboxbg

微信公众号